•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流沙

第六章

时间:2019-12-24 14:15:30   作者:不详   来源:来自网络   阅读:78   评论:0
  沈慕峰炒了一份上盐花生,从厨柜里拿出一包焦糖瓜子来配酒。他往嘴里丢了一颗花生,咔擦,脆到好处,酥而不过火,边嚼边问:“近来怎么一直忧心忡忡,遇到什么麻烦事了吗?”

  李建业心想,我确实遇到麻烦事了,因为你要被抢走了,可我如何说出口?心事无处发泄,自然忧心忡忡。

  几天前珊大婶给你介绍对象,我的心就没有安定过,我难受得整夜睡不着觉,在床上翻来覆去,心情烦躁不安。我本应该为你高兴,但我没法欺骗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受只有钻心的痛苦和惶恐。唯有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那些不安的情绪才能消停一些。说不出口的爱恋,只能化作我忧忡的心境,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同你分享它的一角。

  李建业喝了一大口酒,白兰地的香气在喉咙中缓缓散开,酒精冲撞着咽喉和鼻腔,让人精神振奋了些,他开口:“我心仪的对象要去相亲了。”

  “他还要脚踏两条船?”

  “不算脚踏两条船,我俩还没在一起呢。”

  “啊?暗恋?”

  李建业点了点头。

  沈慕峰十分惊讶,他记得李建业说过有心爱的人,好几年前的事了,具体多久已经不太记得了,他一直认为他是有伴侣的人,原来不过跟自己一样是个单身汉。他听到有个极小的声音在黑暗中蛊惑地说着,这样不是更好吗,如果他有了伴侣,就不能这样陪着你了,但这声音很快就被捏碎了,只因为他是沈老师。

  “你不如先向他表明心意?”

  “可我认为如果他能过正常夫妻的生活,是不是比跟我在一起幸福呢,那说与不说就没有区别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但我认为至少你得让他明白你的心意,有个答案,不成也好死心。看看你这几天失魂落魄的样子,说句肉麻的。”他嘿嘿一笑,“我看了都心疼了。”

  李建业焦躁的心像滋润了初春晶莹无暇的露水慢慢平和下来,对面那张笑脸上的线条是他见过最具诗意的画作,温暖沁人,他想起了丽山里那条沿着石壁温柔优雅淌落下来的山泉,张开双手投向水潭的怀抱,清凉如许,好像自己也沉在潭中。

  “那我先试试。”李建业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笑脸。

  “就是嘛,要多笑笑,看你笑起来多好看,你去他面前整天笑嘻嘻的,他人都要给你迷晕。来,干了!”

  李建业笑得更迷人了。

  玻璃杯碰撞的声音不时响起,日光灯射在棕色的白兰地上沉淀了下来,李建业照例靠在红木椅上眯了眼,开始装醉。

  沈慕峰扶着那熟悉的沉重的身体往房里的时候,看到墙上的日历,再过两天就是端午了,他开始想念起在外工作的女儿。

  说起装醉,那是李建业第一次尝到醉酒带来的好处,之后就沉沦其中了。

  两个孩子上大学不久后的一个晚上,九月下旬,李建业应完酬回到家中,刚躺下沙发手机就传来响声,他看了信息,是沈慕峰发来的,突然一激灵坐直,去浴室照了照镜子,洗了把脸,整理一下发型,再倒点香水抹在耳后,确认形象整齐后才过去跟他喝酒。

  二人在这两年来感情联络发展很快,已经是十分要好的朋友了,当然这离不开两个机灵鬼之间的牵桥搭线。

  李建业闻了闻剑南春的香气,抿了一口,酒精穿过肠胃,一股灼热感袭来。他坐在红木椅上认真听着沈慕峰诉说苦楚,时不时点头附和,从他口中得知原来是最近孩子上大学,他突然不习惯,像是努力了大半辈子的目标没了一样,心里空落落的,特别想找个人说话,想起了跟他相似的自己,问他是否有同感。

  确实,家长看着孩子一步步长大,又慢慢离开自己,心里在欣慰的同时也是不舍与忧伤的。虽说需要陪伴长大的是孩子,但何尝不是孩子在陪伴着家长,给家长以岁月的美好。在这个无可逆转的过程唯一能做的只是珍惜那些陪伴在孩子身旁的时光,无论是辅导作业时的恨铁不成钢,还是拿到卓越成绩单的喜悦,亦或是对孩子抢着做家务活的欣慰,那都是仅属于父母和孩子的坚韧美丽的羁绊。

  由于刚喝了洋酒,现在又掺杂白酒,李建业感到有些上头,脑袋晕乎乎的,他又想聚起精神听清沈慕峰在说着些什么,伤神费脑,坐了不久身体的疲乏袭来,不知不觉竟靠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他并非醉到毫无意识,只是有些困乏,因此沈慕峰来搀扶时他是清楚的,他没有醒来,只是顺从着他的动作,因为这可是少有的肉体接触的动作。特别是当他从正面把自己从椅子上夹起来,浑圆的肚子顶在自己的肚子上,凹下了一个圆坑,身体迅速起了反应,屁股不得不往后撅着,哪知沈慕峰一用力把自己往左边转移的时候,那一包刮蹭到了他的大腿,身体一阵战栗,沈慕峰夸赞了一声好家伙,让李建业羞愧的同时又暗暗得意,开始沉迷于这种隐蔽的感觉。

  更令他兴奋的是沈慕峰把自己带到他的床,他砰砰作响的心脏隐隐期待着什么,跟心爱之人同睡一床,无论如何都是极大的刺激。

  李建业被放在床上后仍没有睁开眼,他感到身上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腰带也被解开,衬衫下摆从裤子中被拉出来,呼吸顺畅了些。

  旁边有人躺下去的声响,李建业心跳得更快了,越想装睡,越觉得极不自然,想偷偷瞄一眼,却又怕被发现是装睡,再过一会吧,他想,等他睡着了才可以睁眼。

  他慢慢数着时间,一秒一秒的算,煎熬的心让时间慢了许多,刚过五分钟,他觉得过了一小时。

  他悄悄睁开一条缝,借着月光透过窗户的微微光亮,看到沈慕峰眯着眼像是已经睡着了,他大胆了起来,侧过身子直勾勾盯着令人心动的人儿,视线从额头到下巴,高低起伏地游走,这副令他痴迷的五官,在睡梦中似乎成了另一副模样。

  眉间紧皱的皮肤似乎积攒了数不尽的忧愁,李建业吃了一惊,忧愁,这么多的忧愁,他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不顺心的事?竟在梦中还牢牢地缠着他。

  李建业想追溯那源头,却发现它像是凭空变化出来一样。在他了解里,沈慕峰通读圣贤书,看惯世人事,活得通透的道理随口而来,待人又总是乐呵呵的。

  他不解,平日里那个脸上挂着温柔笑容的沈老师,何时愁已上心头?

  哦,是了,定是他近来感觉孤独了。我最近忙着应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来找他了,女儿又不在家,人毕竟是社交动物啊!谁忍受得了漫无边境的孤独,特别是经历了美好的陪伴之后,李建业对这一点深有体会。他想,以后我应当多陪陪他,也算多陪陪自己。

  不知不觉中,李建业的手已经渐渐靠近那挤成一团的眉心,想把它捋平。此时,沈慕峰翻了个身。他立马把手缩了回来,假装放在被子上,大气不出一口。

  过了一会那边像是又翻动了一次,不久又翻了一次,接着是又重又急切的步伐,门把急切地转动,开门声,厕所开关声,呕吐声。

  李建业睡不住了,忙起身去看看情况,厕所灯发着惨白色的光,一进门他就看见沈慕峰趴在洗手池上,神色痛苦。

  “吵醒你了?”

  “我也没怎么睡着,怎么?身体不舒服吗?”

  “今晚喝得有点多,吐出来就没事了,你去睡吧,我没事。”沈慕峰接着头一低,却没有东西吐出来,“老是吐不出来,真麻烦。”

  李建业走近一看,他脸色苍白地像楷了一层白粉,眼睛里布满的血丝像是爆裂而开的雷电,样子让他心疼极了,他把手放在他的后背,温柔地捋了捋,说:“你试试扣喉,吐出来就舒服多了。”

  “嗯。”沈慕峰将手伸进喉咙深处,哇得一声,将酒与食物统统吐了个干净。

  李建业跑到客厅,倒了杯温水给他。

  “谢谢。”沈慕峰漱了口,脸色精神了许多。

  “行了,不晕了,刚刚难受死了。”他边说着边走回了卧室,“酒这东西喝着香,吐的时候真想戒他个百八十遍。”

  李建业点头表示赞同,但他觉得酒好的成分更为多些,因为拉近了他们俩的距离。

  沈慕峰回到卧室,脱了上衣刚想钻被窝里,转过头问:“要不要拿个大裤衩给你,睡着舒服些,刚刚你睡着了我就没帮你换。”

  “也好,这正装睡着确实不舒服。”李建业说罢把衬衫裤子也脱了,接过裤衩穿上,美滋滋地钻进被子,刚刚沈慕峰光着上身找衣服的时候他可是大饱了一把眼福。

  沈慕峰关了灯,轻声说:“睡吧。”

  “恩。”

  月亮此时正挂头顶,屋内漆黑一片,李建业心房射进一束光芒,光子活泼地舞蹈照亮了黑暗世界。

标签:建业  沈慕峰  自己  孩子  睡着  
上一篇:第七章
下一篇:第五章

言情小说网 - 好书与您共享!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版权为原作者所有,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淫魔大都市